川巖:若似天堂般的地方
2021-08-24 16:21:57          來(lái)源:東安縣融媒體中心 | 編輯:田文 | 作者:楊金磚          瀏覽量:1125760

川巖離我的老家不遠,在孩提時(shí)代,不時(shí)聽(tīng)到有關(guān)上界頭、下界頭的傳說(shuō),認為那是一個(gè)神仙出沒(méi)的地方,一定很美,因此,一直對川巖有一種莫名的向往。

川巖位處越城嶺深處,山路陡險,但其實(shí)距離并非遙遠。從東安縣城至川巖小鎮,不過(guò)20來(lái)公里,從零陵古城出發(fā),也不過(guò)1小時(shí)車(chē)程。

川巖由16個(gè)行政村組成,村村之間,群山連綿,但亦有道途相通,可行車(chē)。山上多竹樹(shù),山下多巖石,屬喀斯特地貌,巖洞甚多。一條小溪蜿蜒其間,曾于20世紀60年代在此截其流而建成一座中小型的松江水庫。水面清澈澄明,若似碧玉,現已成為游泳愛(ài)好者的樂(lè )園。每天清晨,縣城里常有成隊的游泳愛(ài)好者,開(kāi)車(chē)前來(lái)此處逐浪擊水,擁抱山河,放松心情,聚集精氣。

川巖雖然地理位置有些偏僻,但是,這里的文化并不落后。從川巖鄉豹虎巖村的黃家宗祠與古戲臺,就足以看出這里的村民對文化的重視。人常曰:有宗祠處必多忠孝人家;有戲臺處必多賢臣良將。因為在古代,沒(méi)有健全的教育體系,沒(méi)有電視電影,也沒(méi)有多少可看的書(shū)籍,但凡要獲取倫理法度,了解世態(tài)炎涼,明白是非曲直,除了宗祠,也許就是戲臺。

豹虎巖村古戲臺修建于清乾隆年間,今屬市級文物。古戲臺以大塊規整方石為基,臺基高約一米。共闊三間,中為戲臺,向前突出數米,形成亭閣狀建筑,戲臺中間有四根木柱支撐檐梁,木柱皆漆以紅色,兩側為平脊二層封火磚墻,無(wú)翹角,其高二丈,上蓋小青瓦。戲臺上項為二重飛檐,四角向外翹起,其屋脊兩端堆塑鳳凰一對,其尾上翹,與戲臺飛檐相諧成趣,栩栩如生,堪為妙絕。

戲臺前為一個(gè)空曠的大坪,大坪里可容坐四五百來(lái)人。大坪的后面是黃家宗祠,祠堂二進(jìn)三開(kāi)間,正堂屋供奉著(zhù)黃氏祖先的靈位牌匾。顯然,這戲臺最初應為黃家宗祠的一部分。

戲臺前的兩側各有一棵大古樹(shù),左邊是一棵是樟樹(shù),樹(shù)上掛有一塊標牌,標注樹(shù)齡為260年??梢韵胍?jiàn),這棵樟樹(shù)與戲臺的年代差不多一樣久遠。另一棵樹(shù)為櫸樹(shù),但沒(méi)有掛牌,細葉,桿直,高達十丈,估計樹(shù)齡也不會(huì )少于200年。

自修建以來(lái),已歷經(jīng)二百多年。戲臺前的兩紅燈籠,雖然已有些灰白,臺柱的油漆有些剝落,但是翹角飛檐與那紅墻黛瓦,又無(wú)不讓人肅然起敬。

竚立于臺前的空地,想那過(guò)往的歲月,金角鐵馬的追逐,氣吞萬(wàn)里的豪邁,神奇美麗的傳說(shuō),帝王將相的軼聞,山野村夫的趣事,光怪陸離的故事,柔腸寸斷的思緒,一曲曲、一幕幕在這個(gè)臺戲上輪番上演。從而,使這里原本道途閉塞的村民有了文明的宣教和文化的撫慰,使那游蕩的靈魂得以安頓,干渴的心靈得以滋養浸潤。靜心聽(tīng)去,仿若鏗鏘的鑼鼓還在不遠的山野間回蕩……

從古戲臺出來(lái),前行數里,便是川巖村。

川巖村的最奇特之處,有一巖洞,其高數丈,狀若穹廬,東西相通,故人稱(chēng)“穿巖”。但不知何時(shí)變成了“川巖”?也許是因為巖下有一清溪流過(guò)之故吧。

村民在巖之東側堰而筑之,遂成一小潭,潭邊擺放著(zhù)一二張方桌,六七條木凳,每逢酷夏,村民三三兩兩,端上一壺清茶,或坐或躺,在潭邊閑聚,無(wú)論看人下棋,抑或是聽(tīng)人聊天,都是一種無(wú)可比擬的享受。亦有村民提著(zhù)衣服、蔬菜來(lái)此,一邊聊天,一邊漂洗,其情其景甚有詩(shī)意。

我沿潭邊細細察看,絕崖峭壁之間,竟不見(jiàn)一個(gè)文字。心想這等好的崖壁,這等好的景致,這等好的清溪,為何竟被那些云游四方的文人墨客所疏漏了呢?同時(shí),也為這個(gè)巖洞未被世人所涂鴉而深感慶幸。無(wú)涂鴉,更顯得這方山水的圣潔。

川巖形如門(mén)戶(hù),從巖口小道而入,便是川巖村,有良田數百頃,再往前,便是高山,有燕窩弄小水壩一座,小水壩之水正是川巖村門(mén)前小溪的源頭。這里村風(fēng)純樸,百姓怡然自樂(lè ),稍久坐,便有村民邀至家中做客,供以酒飯,仿若有似桃源仙境。

從川巖村出來(lái),經(jīng)通村公路到達樂(lè )子沖,樂(lè )子沖有干欄式漢族吊腳樓20余棟,很有地域特色。因為干欄式吊腳樓多為山里瑤族人建筑,而在漢人中建造此類(lèi)建筑,獨有樂(lè )子沖。于是,下車(chē)來(lái)到村里,心想細細察看一番。但不到一刻,忽降大雨,我們只好在一家檐下避雨。屋內出一位大嫂,叫我們到其廳堂去坐。

從大嫂處了解到,樂(lè )子沖村,最多時(shí)有300余人,但目前居住在村里的不到10人,基本上都搬到縣城去了。在村里我們見(jiàn)到一位年逾90歲的老奶奶,她衣著(zhù)整潔,身體硬朗,談吐爽朗,思維敏捷,從面相看來(lái),好像就是七十多歲的樣子。問(wèn)其村中人身體狀況,她說(shuō)八九十歲的人都很強健,有的還在拾柴種菜??梢?jiàn),這里是一個(gè)長(cháng)壽村,非常適合于做民俗旅游。

樂(lè )子沖村邊有一山溪,溪里有山蟹,可為美味。一位村民跟我們談起許多樂(lè )子沖的神奇故事,她說(shuō)在樂(lè )子沖有人遇到過(guò)山鬼,形若少婦,面微笑,勾人魂魄。因此,每天晚上,村里人都早早回家休息,很少相互走動(dòng)。這故事真實(shí)與否?我們暫未去考證,只好呵呵一笑,權當飯后的談資。

樂(lè )子沖最讓令人流連忘返的是這里的一片楓樹(shù)林,大約十來(lái)株,估計樹(shù)齡都在百年以上,樹(shù)干直入云霄。每當深秋時(shí)節,寒霜浸染,楓葉由綠而黃,由黃而紅,微風(fēng)拂動(dòng),若似千萬(wàn)只金色的鴿子在翠黛如玉的青山間舞動(dòng),又似一幅靜美的畫(huà)卷鑲嵌在藍天白云之下。

不過(guò),最有意思的還是樂(lè )子沖的石板路和石墻基,都是用頁(yè)巖片石干壘而成,像一頁(yè)頁(yè)經(jīng)卷,或堆堆疊疊,或零零散散,或規整,或無(wú)序地存放在這里,我用用擦去一片書(shū)頁(yè)上的塵埃,卻無(wú)法讀懂這天地之間的神秘。

雨稍歇,我們開(kāi)車(chē)繼續向前,到下界頭,在桂支書(shū)家吃中飯。桂支書(shū)原本是祁陽(yáng)縣人,因其父輩以造紙為業(yè),遂來(lái)下界頭,便在此定居下來(lái),今已近百年。吃完飯,天又下起了大雨。因我們還想趁此機會(huì )去黃泥洞林場(chǎng)的皂水凼看看,便匆匆告別桂支書(shū),開(kāi)車(chē)向黃泥洞林場(chǎng)駛去。

從下界頭到大寬的一路上,不時(shí)見(jiàn)到滑坡與洪水漫過(guò)路面的場(chǎng)景,我們的車(chē)兩次險些掉進(jìn)溝中。

經(jīng)黃泥洞,又崎嶇而行十余里,終于到達皂水凼。我們站在皂水凼的凼底,往上仰望,根本看不到往日那百米長(cháng)流、瀑布垂簾、直落云天的場(chǎng)景。問(wèn)其故,原來(lái)是林場(chǎng)為解決村民和場(chǎng)部用電問(wèn)題,在皂水凼的下面建起了一座電站,皂水凼的水流被通過(guò)管道引入電站了,故此,皂水凼瀑布景觀(guān)消逝不存,成為昨天的記憶。

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瀑布,繼續沿瀑布側邊的另一條山谷前進(jìn)了幾公里,山谷峭壁絕崖,深不見(jiàn)底,車(chē)子在半壁間行進(jìn),好不驚險,最后,到達一處較為平坦的開(kāi)豁地帶。停下車(chē)來(lái),我們下車(chē)慢步,四周高山圍合,若似一口大井。山上竹木青翠,一條小溪在谷底的巨石間蜿蜒前行,溪邊的沙石間生長(cháng)著(zhù)許多青翠的野芋頭,實(shí)有些讓游人著(zhù)迷。一群蝴蝶飛來(lái),仿若似一幅油畫(huà)般的美麗,山坡的小路上有幾只山羊在懶洋洋地啃著(zhù)青草,白云在不寬的天際間飄行。秦琦先生說(shuō),這里沒(méi)有手機信號,沒(méi)有泥石流,不要當心山洪,除了山風(fēng),除了翠綠,便是靜靜地聆聽(tīng)這個(gè)世界的天籟之響,可以說(shuō)是一處野營(yíng)露宿的絕佳去處。

這時(shí),前面一陣摩托聲響起,發(fā)現有兩輛越野摩托朝我們開(kāi)來(lái),經(jīng)詢(xún)問(wèn),得知他們是從零陵特地過(guò)來(lái)游覽的驢友,車(chē)上有露宿帳篷和一些生活工具。溪谷間有一小潭,潭邊有兩位釣者在此垂釣,此時(shí),已是夕陽(yáng)西下的時(shí)分,而釣者根本還沒(méi)有收拾釣具的想法,估計他們將要在此過(guò)夜。

從黃泥洞林場(chǎng)出來(lái),沿金江水庫左岸而行,一路甚為顛簸,在興奮之中仍感有些困頓,閉目而思,深感從川巖沿途走來(lái),的確有若人間天堂。

責編:田文

來(lái)源:東安縣融媒體中心

  下載APP

東安融媒